拜谒红军烈士墓

原标题:拜谒红军烈士墓

娄山关红军战斗遗址处的一座吊桥。

新华社记者 陶 亮摄

近日,一群关注红色文化的志同道合者相约走进贵州大娄山莽莽丛林,去探寻在攻打娄山关战斗中牺牲红军烈士的坟茔。

作为这一工作的倡导组织者,我从小就聆听老人们讲述那段悲壮的历史,读大学时在娄山关亲耳听过老红军讲述战斗过程,对这段历史充满了崇敬。贵州省遵义市桐梓县医院退休的梁隆贤女士,长期钟情于红军故事,退休后更是立志走遍县境里有红军足迹和故事的地方。她遍访当年的见证人和知情者,写下了厚厚的《红军长征在桐梓》。从她口中我们得知,点金山深处的密林中有传说中的红军烈士墓。我们决定前去一探究竟。

梁昌元老人当年给红军带过路,现在,在他的孙子梁正彬的带领下,我们从点金山山腰的梁家老屋前开始了娄山关红军墓的探寻之旅。我们由北向南沿着点金山山腰依稀可辨的茅草小道向娄山关方向一路前行。由于年代久远,这条路难以辨认,时而是悬崖,时而是密林,行进一段后只能凭借梁正彬的记忆,在密林杂草中挥刀开路前行。经过近2小时的艰难行进,我们终于来到了被乡人称为红军坟垭口的地方。

红军坟垭口是位于点金山和转山间的一个小垭口,这一地名不见于当地志书或任何地名录,它是老百姓口中的名称,源于这里安葬着红军烈士。梁正彬用柴刀在密林中砍出一条通道,我们眼前处于垭口点金山一侧的坡上排列着3座几乎淹没在荒草密林中的乱石堆。“这就是红军墓了。”梁正彬告诉我们,他小时候,学校组织学生来此扫过墓,上世纪70年代曾有解放军拉练到此祭拜红军烈士墓。几十年过去,小道弃用,人烟荒芜,这里也沉寂下来,眼前的红军墓已完全淹没在密林荒草与石堆中。简单的打理后,我们虔诚地祭拜先烈,告慰英灵,后人并没有忘记他们。总有一天,这里会成为人们礼敬烈士的重要场所。随后,梁正彬又把我们带到垭口另一端的转山脚下,又有2座烈士墓呈现在眼前。

5座烈士墓偏东约200米左右还有一个石堆,向导钟庆武告诉我们,这里也是一座红军烈士墓。钟庆武缓缓向我们讲述了一个鲜为人知、感人至深的故事。1935年2月下旬的一天,钟庆武的父亲钟吉元为红军带路,行至红军坟垭口,密集的子弹突然飞来,从钟吉元耳边呼啸而过,鸣鸣作响。钟吉元哪经历过这种场面,愣神之际一位红军突然将他扑倒,当他爬起身时才看到把他扑倒在地的红军战士已中枪牺牲。没有留下一句话,没有留下名字,那位红军战士就这样永远躺在了这片土地上。战斗结束后,钟吉元把红军遗体背上垭口较高处点金山东坡面安葬。后来,为了长伴自己的救命恩人,钟吉元举家迁入点金山东面坡下的大山中,靠开荒种地、打猎采集过着较为原始的生活,朝夕与自己的救命恩人相伴。

钟庆武动情地告诉我们:“我从小就在荒无人烟的大山中与父亲种苞谷套山羊。父亲叫我们常来红军坟祭拜,替红军恩人垒坟。”钟吉元老人过世后也埋在了大山中,永远与恩人为邻相伴,钟庆武兄弟则搬出了大山,在邻近的红花园落户,便于为父母及红军看护扫墓。

钟庆武的讲述没有渲染,没有煽情,却有感人至深的力量!我们一行人随即建立了点金山红军烈士墓修缮微信群,并约定今后要为娄山关战斗烈士纪念设施建设的推进工作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