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私立高中的精英教育,压倒韩国民众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韩国,私立小学共有76所,其中有一半以上在首尔(共39所),而国立小学则全部是国立大学、师范大学、教育大学的附属学校。

韩国的小学教育中私立学校虽也有一席之地,但比例甚微,绝大多数为公立小学。

私立初中所占比重比私立小学高,但国立、公立以及私立学校间的课程设置并无太大差别。

不过即便同属私立学校,特目高学校拥有的资源,也比自律型高中好很多。从下图以科学高中为代表的特目高学校学生活动,对比一下自律型和普通高中的同类活动,就可以看出三类不同性质高中的区别。

从考试制度而言,小升初、初升高、高升本各有不同。为解决小学应试教育和学生负担过重问题,韩国于1969年取消了小学升初中的入学考试。重点和非重点中学的划分也同时被取消。但是若想就读私立初中,需要考生另行申请。

对于初升高而言,由于1974年起韩国开始推行高中“平准化”政策,即取消重点、非重点高中的划分,对普通高中实行抽签定校的招生制度,教师、设备实行统一标准,因此想报考普通高中的学生也不需要特殊的考试。

但对于特目高和自律型私立高中而言,除了要参与应试考试之外,还需要提交申请,校方的选拔依据也会参考模拟考试成绩、班主任推荐信和学生的在校表现等。

韩国的私立高中,

到底有多厉害?

我们开篇所提的电视剧《天空之城》,实际上就是围绕四位家庭在子女步入高中后,如何应对高考展开的故事。

而剧中主人公们所就读的高中,也极有可能是以“金钥匙高中”著称的首尔江南三区(瑞草区、江南区、松坡区)的特目高或自律型私立高中。

特目高,“特色目的高中”的简称,旨在培养有特殊技能的人才,分为外语高中、科学高中、艺术高中、体育高中等门类。

在韩国,共有141所这样的学校。“特目高”的办学特点为:

一是小班化,一个班10多名学生,外语均由原语言国家的“原住民”讲授,外语高中基本都用外语授课,在学校要讲外语。

二是允许1、2年纪提前学完全部课程,允许提前毕业后升入大学或研究机构。如韩国科学院等。

三是根据学生特性安排高水准的教学设施,如语音、视听、计算机设施、实验室、大学水平的图书馆等。

至于特目高到底有多厉害,从韩国在全球知名数学竞赛“罗马尼亚大师杯”的战绩上可见一斑。

据资料显示,四年来韩国选送参加罗马尼亚大师杯数学竞赛的16名选手中,有15名来自同一所特目高:首尔科学高级中学。

与此同时,十年内,该校共输送了56名(总60名)学生参加国际数学奥林匹克大赛,获得了35枚金牌。几乎垄断了韩国代表队在国际奥赛上的参赛名额及奖牌。

而在过去30年间代表韩国参加国际类奥数大赛的174名学生中,143名(82.2%)都是来自韩国各地的科学高中。

在韩国,这样的学校仅有20所。数据显示,韩国“全国高等学校排名”中,前十的学校有一半是特目高,其中三所为科学高中。

更好更少的学校也意味着更大的竞争率。一般来说,科学高级中学要对申请的学生进行面试、口试和笔试,从而对学生在数学和科学上的问题解决能力以及创造性方面进行判断。

在数学、科学和信息技术方面的国际奥林匹克竞赛优胜者以及国内一些高级别的竞赛优胜者在申请上有很大的优势,在初中的各科成绩都非常优秀的学生也有机会申请。不同的科学高级中学入学要求不尽相同。

首尔科学高级中学每年要从全国招收120名学生。在读初中生、初中毕业生以及那些在数学和科学上有杰出能力的学生都可以提出申请。另外,学生需得到校长、指导老师或班级教师的推荐。招生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对所有申请人的学习档案进行审查;

第二个阶段:所有通过第一审查的申请人进行数学和科学学习能力测验,选出600人;

第三个阶段:通过第二阶段的申请人进行数学和科学上的问题解决能力、创造力和高层次思维技能的测验,根据测验结果选出其中的180人;

第四个阶段:参加为期三天的科学营,通过与申请人的交谈和申请人在完成各种不同的任务加科学实验、展示和辩论中的表现,最终选出120人。

今年,共有786名学生报名,竞争率为6.55:1。

与此同时,首尔科学高中与首尔大学等韩国最顶尖大学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学生可以提前学习大学程度的先修课程,如概率统计、高等代数、微分几何,解析几何等。

在特目高的基础上,韩国又进一步根据教学条件和教学质量,从中筛选出8所学校为“英才高中”。

2009年,首尔科学高级中学被纳入。其余被挑中的五所科学英才高中分别为:韩国科学英才学校、京畿科学高级中学、光州科学高级中学、大邱科学高级中学和大田科学高级中学。一言以蔽之,英才高中一定是特目高,但特目高的顶尖者才会被纳入英才高中。

而这也从侧面论证了为何《天空之城》的父母们,挤破脑袋也想进入这类学校的原因。事实上,在韩国学费颇高的特目高中和自律性私立高中,名牌大学升学率远超一般公立学校已是不争的事实。

《天空之城》剧照

父母的经济收入,直接影响子女的学业成就,进而影响个人的未来发展,这实际上就是社会阶层流动受阻的一个重要表现。

普通家庭孩子想进“金钥匙”私立高中有多难?

2016年,韩国EBS电视台(教育放送公社)播出了一部名为《学习的背叛》纪录片,分为三集的该片,以三名学生的视角,揭露了出身中下阶层的韩国学生备考自律型私立高中的过程和不同种类高中的巨大差异。

纪录片的第一位主人公是来自于小城市益山的初三学生允叶媛(音译)。为了能够考上位于首尔的私立自律型高中,每天她都会学习到凌晨三、四点。

除了抄写、背诵教科书内容以外,她还会通过iPad直播自己的学习状态,在韩国这样的学生不见少数,目的是通过看互相的直播刺激对方继续努力。甚至,她还制定了学习计划表,细致到连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进行了限制。

对于想改变自身命运的她来说,自律型私立高中意味着更多的机会和更优质的教育资源。当然,也意味着更为昂贵的学费。

最终,叶媛虽然以益山易依女子中学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计划中的私立高中,可她在入学后的第一场考试中,在395名学生中,排到了313名。

一个每天几乎只睡两个小时,为了写练习题把手都磨坏了的“学霸”,考上首尔的顶尖学校尚且如此困难,可想而知,位于中下阶层、且生活于教育资源紧缺的小城市的学生打赢这场翻身仗到底有何不易。

第二集中就读于特目高中江原科学高中二年级的洪明基似乎是个更好的例子。以社会关怀对象身份进去的他,在周围都是在初中阶段就完成高中课程的同学的情况下,从入学的第一天起,就与其他学生拉开了距离。

即使是他已经将自习时间的一大半花在了数学上,他成绩却很少超过50分。原因在于,有能力进入私立高中的其他同学,家境条件更为优越,在课余时间会花费大量财力与精力入读补习班。

据2016年韩国人口学会运用韩国统计厅所提供的数据,对6408名中小学生日平均课外学习时间进行分析的结果显示,父母月均收入在200万韩元左右的家庭与月均600万韩元以上收入的家庭里,高中生的日平均课后时间达到了105分钟,高收入家庭子女的课后学习时间明显超过了低收入家庭。

在《天空之城》中,主人公之一单单补习费就花了人民币约1500万人民币左右,一场活脱脱的财力之争跃然纸上。

家境的差异造成的升学结果差异在第三集中有着更为明显的体现。除了上文提及的明显重点大学入学率,还有着师资以及教师用心程度上的差异。

可以说,只要进了“金汤匙高中”,即使学生不上心,老师们也会主动安排丰富的课外活动,帮助学生一项项填满生活记录本,到了高三再反复修改润色。相比之下,“泥汤匙高中”的课外活动,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逊色不少。

《天空之城》中几位身处中上阶层的父母们因为是银行超级VIP会员,享受顶尖水平的高考协调员服务,由专业人士为孩子设计编写“综合生活记录簿”。

这也就意味着,优质资源往往约等于非公开不共享。这几乎是给从一开始就不在“圈子”内的中下阶层家庭下了生死令。

《天空之城》里的协调专员

据韩媒报道,很多出身于非自律型私立高中或特目高的普高学生,由于学校不提供生活记录簿辅导服务,只能想法设法从这类学校出身的同学处打探最一手的比赛或活动信息。

即便是出身中上阶级的家庭,为了能让子女进入国内顶尖大学入读,也不得不不择手段。

今年韩国爆出的法务部长官候选人曺国为让女儿进入高丽大学(相当于国内清北)医学院,将孩子的名字作为第一作者放进了自己写的3部癌症研究论文里,而且还登载在了SCI上,因此这个孩子以这个经历进入了医学院。虽然是个极端的例子,但韩国大学的入学竞争之高已可管窥一豹。

韩国上层阶级偏爱将子女送至国外,“大雁爸爸”成社会现象

事实上,上文提及的种种激烈竞争,对韩国的上流阶层并不适用。也许是因为早就看透了这种消耗子女活力的教育机制,他们更倾向于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将他们送至国外的学校就读,截至2018年底,韩国赴海外留学人数已超过22万,而其中,又以赴中和赴美的家庭占比最高。

而这也和中国富豪们的选择相一致。据2014年胡润《2014海外教育特别报告》给出的数据显示,八成中国富豪拟送子女出国留学。

赴海外留学一方面意味着可以远离竞争激烈的学习环境,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更好的升学机会。如果父母获得了海外国籍(韩国允许双国籍),那么其子女以外国人的身份考取SKY大学(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的缩写)的概率将会增高很多,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世界排名更前列的欧美名校,其社会竞争实力将远高于国内就读的学生。

不过,选择这类教育模式的家庭往往意味着聚少离多。至今在韩国,婚后成为家庭主妇的女性数量依旧较多,因此,他们也成为了孩子出国留学的陪读对象。在韩工作的爸爸也就成了“大雁爸爸”。

上流社会的家庭毕竟还是少数,大多数韩国家庭只能在现有教育体制中挣扎已成了既有现实。

可实际上,大部分家庭甚至教师都对这一教育现状持怀疑态度。补习院教师宋泰宇(音译)甚至希望补习院消失。他认为,为了心理安慰,不少家境并不富裕的家庭也会将孩子送至学院补习,这是毫无必要的,毕竟能够进入首尔上大学的学生几乎只有1%。

一个接受SBS的母亲在采访中表示,花在两个孩子身上的一堂课的私教费就超过了200万韩元(约12000元)。但对于这笔巨额支出,她也表示不知所措。“如果把这笔钱作为孩子的创业经费,是不是更好呢?”

社会对于重点大学的大肆宣扬或许也是韩国现行教育竞争激烈的原因。以总统竞选为例,在其竞选期间,媒体会首先对其教育背景进行调查,是否为SKY大学出身成为了TA竞争力的强指标。

根据OECD 的统计数据,98%的韩国年轻人完成了高中教育,其中75%会上大学,但只有2%才能进入“SKY大学。

对于育儿的恐惧,自我生活的失去,使越来越多韩国人陷入了困境,教育似乎成为压倒韩国民众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可能也成为了韩国于今年成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国家原因之一。

正如《天空之城》黄医生所说,养育孩子本身,真的让人觉得“无能为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